9名因法庭錯誤入獄並能證明自己無罪的人,覺得很氣憤

 

有時候,正義並不總是公平的。縱觀世界各地,依然有不少人含冤被判入獄。但許多這類的故事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。有的人找到了新的職業,有人接受了教育,有人改變了司法系統。

但有一件事將這些人聯合起來:他們都設法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並被釋放。今天,傑瑞將帶來9名雖然含冤入獄但最終證明自己無罪的人。

 

1、約翰·班恩(美國紐約,1991-2009)

 

Advertising

 

1991年,警察羅蘭多·內甚和羅伯特·克羅斯森在一次交火中受傷。倖存的克羅斯森聲稱,有些青少年向他們開槍。據調查這一案件的偵探路易斯·斯卡塞拉稱,約翰·班恩和他的朋友襲擊了這些警察並劫持了他們的汽車。儘管謀殺現場的指紋與班恩的照片並不吻合,而且受傷的警察也表示襲擊者是白人,但法院還是把這個黑人青年拘留了。

 

2009年,約翰·班恩獲得了假釋,並被釋放出獄。但他並沒有放棄,一直在證明自己的無辜。一直到了2018年,他才被無罪釋放。連鎖反應導致有70個與偵探路易斯·斯卡塞拉稱的案件被修改,因為他使用了“錯誤和誤導性的方法”。也許許多人會像約翰·班恩那樣被判無罪。

 

2、威爾·瓊斯(美國路易斯安那州,1971-2017)

 

 

近半個世紀以來,威爾·瓊斯因未犯下的罪行而被監禁於監獄。這名年輕男子因涉嫌在當地一家醫院綁架一名護士而被捕。瓊斯被判終身監禁。

 

Advertising

威爾·瓊斯的親戚沒有失去希望並尋求無罪開釋。 46年後,法院對案件進行了審查,並宣布無罪釋放了瓊斯。事實證明,整個指控都是基於可疑的證據,調查人員巧妙地操縱了這些證據。律師、監獄工作人員甚至是受傷護士的丈夫都在為威爾·瓊斯的釋放而戰鬥著。

 

3、凱吉·林納(瑞典,2004-2017)

 

 

瑞典人凱吉·林納因在農場發生的野蠻謀殺案被判無期徒刑。法院通過了判決,但沒有註意到缺乏證據和目擊者的證詞。林納在監獄里呆了13年。

 

一個專門講述熱門事件的獨立自媒體人幫助他獲得了自由。其研究了28小時的法庭記錄,發現證人的證詞不一致。該自媒體播客成為熱門話題,每次發布都有超過30萬次的播放。

 

因為在監獄度過了那麼長的時間,這名男子獲得了瑞典創紀錄的賠償金300萬美元。

 

Advertising

4、伊瓦·科卡馬達(日本,1966-2012)

 

 

伊瓦是日本一名較為成功的拳擊手。他在一家麵館工作,直到警察拘留了他。伊瓦被指控殺害了他的老闆,及其妻子和兩個孩子。

 

在遭受酷刑的情況下,伊瓦最終因無法忍受而“承認了一切”。而他也因此而被判處絞刑。

 

伊瓦姐姐直到最後都不相信她哥哥所犯下的罪。多年來,她一直不斷的和法院、律師和專家抗爭。一直到經過了44年,在DNA測試下,他才被證明了清白。經過判定,他最終被無罪釋放。在這46年中,他一直被單獨監禁在死囚區等待處決。這個驚人的案件,引起了人權倡導者對日本的製度提出了批評,並引起了對拘禁囚犯條件的關注。

 

5、伊斯哈科夫·法特庫拉(俄羅斯,1959-1972)

 

Advertising

 

1959年,伊斯哈科夫因企圖殺害村民而被判13年徒刑。四名鄰居來到法庭作證並告訴他們,他們看到伊斯哈科夫爬進了受害者的家。受害者遭到了毆打,還受到了死亡威脅。

 

54年後,一名真正的罪犯來到警察局,寫了一份聲明並承認了這一罪行,而這名罪犯就是鄰居奈爾。但由於訴訟時效到期,他們沒有提起刑事訴訟。儘管已經78歲了,但伊斯哈科夫依然在尋求獲得賠償。

 

6、肖恩·霍奇森(英格蘭,1979-2009)

 

 

1979年,在咖啡館附近的停車場,他們發現了被強奸的特蕾莎·德西蒙的屍體,而肖恩·霍奇森被懷疑是作案者。他已經因盜竊和欺詐而被定罪。霍奇森被一致同意以謀殺罪定罪,陪審團於1982年作出判決,並判處其終身監禁。

 

2009年,案件進行了審查。從原始犯罪現場保存的樣本的DNA分析顯示,霍奇森不可能是兇手,這才使得他被無罪釋放。但不幸的是,長達30年的監禁對肖恩的心理產生了不利影響:他開始患上抑鬱症和精神分裂症。 2012年他死於肺部疾病。

 

這個故事揭示了囚犯適應的問題和獲得賠償的困難。霍奇森案件被媒體廣泛報導後,許多囚犯開始談論他們重新融入社會是多麼困難。適應的複雜性使他們陷入新的罪行、吸毒和流浪。

 

7、威廉·迪利翁(美國佛羅里達州,1981-2008)

 

 

“因為他未犯下的罪行而在獄中度過了28年後被釋放。現在怎麼辦?“

 

1981年上午,詹姆斯·德沃夏克被毆打致死。其中一名目擊者稱襲擊者身穿黃色T卹,這是調查人員的線索。而當天開車的出租車司機,穿著黃色T恤的人威廉·迪利翁,就成為了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嫌疑犯。

 

威廉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時說,他離犯罪現場很遠,目擊者也能證明這一點。儘管缺乏確鑿的證據,威廉還是被判處無期徒刑而不得假釋。

 

最終,威廉也是在DNA測試的幫助下,得以從監獄釋放。這名男子在獄中度過了28年,他獲得了100萬美元的賠償金。最後,威廉從事音樂甚至錄製了一張專輯。在自由中,他繼續著他的音樂生涯。

 

8、杜威·博特拉(美國紐約,1983-2009)

 

 

拳擊手杜威·博茲拉被判殺死一名老婦人。在犯罪現場沒有發現杜威的指紋,目擊者也表明看到他在離犯罪現場幾公里的地方。然而,儘管如此,這名男子還是被捕了。

 

在監獄裡,杜威繼續練習拳擊,甚至成為輕重量級的監獄拳擊比賽的冠軍。他還繼續學習並獲得兩所大學的學位。他在26年後從監獄獲釋,並對刑事案件進行了審查,最終獲得了750萬美元的賠償金。

 

在他獲釋後,他實現了童年的夢想,並首次進入職業圈。博特拉為自己贏得了這一天。

 

9、戴維·卡姆(美國印第安納州,2000-2013)

 

 

前警察戴維·卡姆回到家,在自家的車庫裡找到了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的屍體。在戴維的T恤上發現了一處血跡,這是犯罪分析人員為其中一名受害者取的血跡。對斑點的評估被用於查明罪犯和受害者的位置,以及所使用的武器等等。根據這些數據,法院認定戴維有罪。

via

經過5年的審查,專家確定了犯罪現場的兇手是查爾斯·博尼。他以證人的角色對調查人員撒了謊。戴維在監獄待了13年後才被釋放,在被釋放後,他接受了當地媒體的採訪,講述了調查中的主要錯誤。在無罪釋放後,犯罪學家重新考慮了他們對某些方法的態度,包括對血液飛濺的分析。

你覺得這些人在被證明無罪之後,所獲得的賠償足夠的補償到他們嗎?

 

via

 

(49)

Don`t copy text!